美国访学——“从伯克利到安宁东”

 作者:周文杰,男,汉族,南开大学管理学博士,现为西北师范大学商学院教师。

        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结缘,始于一个短期访学的机会。当我登上美联航的班机开始这场海外之旅时,我头脑中的美国,还仅仅停留在好莱坞大片中那些强悍的美国大兵上;而对于伯克利,在我印象中那只是学术期刊里那些“牛人”闪光名字后面一个附注而已。而当我与美国、与伯克利渐行渐近时,我的目光不由得被一些不同的“风景”所吸引。

作者在宿舍区 

由于动手早,我很荣幸地在伯克利最古老的一个校区---Clark Kerr Campus申请到了一个宿舍。更荣幸的是,宿舍所在的楼位于伯克利一个小山的半腰,站在宿舍的窗口甚至可以遥望横贯旧金山湾区的金门大桥。岁月把这个很有点历史的校园装扮得沉稳而又简练,很有点半老徐娘的意蕴。后来,一位曾就读于伯克利的海归与我笑谈她初到美国的“糗事”:与我一样,她在飞机上就设想,到了美国,先打出租车,直奔伯克利的大门口,然后向门口的保安大哥打听宿舍所在的方位。然而,等到了美国,她发现全错了。首先,只有事先打电话告诉出租车公司,他们才会派车来接你。其次,伯克利不仅没有大门,连围墙也没有。严格地说,伯克利只是犬牙交错地分布在居民区中的一些建筑。第三,既然没有大门,则显然无法奢望门口保安大哥能够帮忙定位宿舍方位。是的,中国与美国,中国大学与美国大学,太多太多的不一样,时时透过着我那度数可观的近视眼镜冲击着我并不坚强的神经。

伯克利幽静的楼道

伯克利并没有高楼,那些低矮的建筑与国内名校相比是必须得自惭形秽的。有时候,当我在夕阳的沐浴下走过那些疑似砖混结构的简陋建筑时,我其实很为天天出入这些“陋室”的那些声名显赫的学术牛人们鸣怨叫屈。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一句话,“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我才恍然醒悟,原来洋鬼子早已深明此中就里。这么说来,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在简陋的茅草房中所创造的迄今中国教育难以企及的神话似乎也就多少有点顺理成章了。

伯克利图书馆 

依我看,唯一能让伯克利露脸的建筑,就只能算伯克利图书馆和与它相对而立的东亚图书馆了。从规模上讲,伯克利所拥有的两座图书馆是无法与以“一塔湖图”著称的北大图书馆相媲美的,但真正让人感觉到有点震撼的,是这里信息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弥漫其中的紧张气氛。据说,已有学生向校方提出提案,要求在图书馆的“信息空间(Information Sphere)”装备淋浴装置,以便使旷日持久“泡”图书馆的日子可以舒适一些。外国教授的教学风格大抵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先是简练地向你介绍一个关键问题,然后把一个长长的阅读书单交给你。按照教授们的说法,学生的任务是非常简单的:找到这些书并且读完它们。以我中式的思维,我在想,其实学生也可以找个光鲜的理由不去读这些书,比如,我在图书馆没有找到你指定的书。然而,伯克利的图书馆似乎并不打算为你留下这个空间,且不说其资源的齐备程度,那些擅长“严防死守”企图投机取巧的学生的馆员们,总是会面带微笑地告诉你,你所找的资料他们不仅全部可以提供,图书馆甚至还可以向你补充一些新的资料。对于学生而言,剩下的路貌似只有一条:没日没夜地阅读这些文献。但是,美国教授看上去并不同情你淹没于海量文献的遭遇,相反,他们会轻描淡写地告诉你,给你读完这10本书的时间“长达”两个星期,两周后会有一个所谓tutorial的活动,也就是教授会辅导你。如果这时候你天真地认为草草读一下文献就可了事,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在所谓的辅导中,自始致终都是教授在问你,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需要你回答,一个接着一个的假设需要你判断。如果你碰巧使用国内惯用的“信口雌黄法”来应对教授的“刁难”,你很可能立刻就会得到这样的建议:“亲爱的,我不认为你有学习这门课的能力,我的建议是,你尽快放弃这门课程,去修读一些符合你能力的课程。”试想,对于一个从小就被鉴定为“优等生”的“一等校园良民”来说,还有什么比被人家公然否定了你的学习能力更悲催的事呢?关于上述现象,国内“砖家”后来总结说,人家这叫做“宽进严出”。窃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所谓勤奋已不再是什么优良品格,一言以弊之,在伯克利校园里那里行色匆匆的学子们身上,勤奋,只是他们赖以生存下来的本能而已。

在伯克利校园

与国外学者交流 

读到此处,可敬的读者朋友们可能已经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伯克利真是一个罪恶滔天的地狱。但我想告诉你,不,咱们又错了,对于很多美国青年而言,这里是他们普遍向往的天堂。伯克利向来以人文情怀著称。校园里有条几百米长的小街,名称怪怪的,叫做“电报街(Telegraph)”。有人告诉我,这条简陋的小街甚至在全美都比较有名,因为,这里以思想的自由和多元而著称。也有人告诉我,在伯克利,基本上你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甚至想怎么“疯”就可以怎么“疯”。每当我看到伯克利图书馆外的草坪上,很多人慵懒地拿个垫子什么的睡在树下,轻松惬意地把自己一整个下午都消耗在户外时,我常常揣测,他们或许刚刚经历了一场紧张的搏杀,不然,他们何以可能对于数米外图书馆内紧张的学习气氛安之若素?在这样一所全球都有点名列前茅的学术机构里,也只有经历过一场搏杀的人,才能有资格享受伯克利午后的明媚阳光和旧金山湾区清新得让人有点恍惚的空气

学术交流

学术研讨 

而今,当我在十号楼的某个教室履行作为教师的职责时,曾经经历的在伯克利的那些支离破碎的往事常常不经意地敲击着我的思绪。从兰州到旧金山,这确实是一个遥远的旅程,而从安宁东行进到伯克利,这显然也须经历一场漫长的“文化苦旅”。但无论行程有多远,只要有足够的韧性和足够快步伐,伯克利或许就近在咫尺……

2014327,于西北师范大学

 

上一篇:
版权所有©西北师范大学商学院   陇ICP备05000595号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东路967号     电话(传真):0931-7971781